宋教仁(1882.4.5-1913.3.22)
    宋教仁(1882.4.5-1913.3.22)

      宋教仁,字遁初(敦初、遯初、钝初),号渔父,湖南省桃源县上坊村(今漳江镇教仁村)人,中国近代杰出的民主革命家和著名的爱国政治家。

      宋教仁少时文武兼修,21岁走上职业革命家道路。参与创建华兴会、同盟会组织反清革命。著书《间岛问题》捍卫国家领土。组建同盟会中部总会,策动武昌起义,制定《鄂州约法》。首倡内阁制,被誉为“抱有建国方略第一人”。民初任南京政府法制局局长、北京政府农林总长。创建国民党力主政党政治抵制袁世凯独裁。1913年3月20日在上海沪宁火车站遇刺,年仅31岁,成为“宪法流血第一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诗文荟萃

英魂何处安放

时间:2016-07-28 17:35:19  来源:  作者:楚梦

      终于来到了宋教仁故居,这是我魂牵梦绕了多少年的地方。可是,除了收获失望与伤痛之外,此行一无所获。
     
给我们带路的是桃源县党史办的小邓,汽车在泥泞不堪的山路上来回折腾了好久,问讯了六七个路人,才好不容易驶进了通往宋教仁故居的小路。小邓告诉我们,他 曾经来过两次,可是却不记得路了。一层厚重的不安堆积于我的心头,不是早就村村通水泥路了吗?为何离县城不到十公里的这里却还是这般境况,这个名扬中外的 辛亥元勋的故居,为何连一条干净的路都没有?甚至连指示牌也没有一块。宋教仁的故居会是什么样子呢?好在这里山青水秀,环境优美,让我的思绪转向不停地想 象幼年宋教仁快乐幸福的日子,秉烛夜读的情景,以及他憧憬和向往外面世界的模样。
    
尽管我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然而,来到宋教仁故居之后,一股从头到脚的凉意还是让我透不过气来。天啦,这就是民国缔造者、前无古人后少来者的伟大政治 家宋教仁的故居?整个故居除了大门上方一块宋教故居的牌匾以及大门两边各一块某中学德育基地的牌子上有几个字,整个建筑物的里里外外,再也找不出一个 字了。故居有十多间房子,除了四间房子里面有几张破烂不堪的床及一张桌子撒落在屋子中间之外,再也找不出任何物品。故居门前是凹凸不平的泥地,有些许黄沙 (或许是建筑剩余下的吧),大门敞开着,却没有一个人,甚至连狗也没有一只,只有风在孤独地哀鸣。整个场景就如同一个半途而废的烂尾楼。同行的蔡老师连连 叹息:对宋教仁太不公了,太不公了。
     
五年前的2011年夏天,我曾经到过上海的闸北公园,来到宋教仁墓前。那个时候,我曾经感慨万端,宋教仁墓前竟如此地冷清与寂寞,可墓碑外却是那样的热闹 与繁华。中国之大,竟然没有一处可以安放宋教仁名字的地方,民国时的宋教仁公园也变成了阐北公园。放眼望去,我们的周围到处都是名人的大名,纪念馆、纪念 碑、纪念塔、学校、广场、公园、街道,可是都与宋教仁无关。也就在这一年的年底吧,我从网上看到桃源县已经将宋教仁的故居进行了改造,并将建造纪念馆,收 集宋教仁的文物资料,还将出版相关研究著作、拍摄影视剧,宣传和推介这位伟大人物。见此消息心里免不了高兴,还在文章中表达了自己的欣慰。可是,五年过去 了,宋教仁的故居还是这般模样,仿佛是百年前就已经被洗劫一空的一处废墟。我忍不住问小邓,故居是哪一年翻新的,小邓也不知道具体时间,只说有好几年了 (后来回县城问县宋教仁研究会的一位领导,才知道是2010年翻新的)。好几年时间了,这个故居却还是一片荒漠和废墟,连文字也没有一个,不知翻新故居有 何意义,又不知因何原因半途而废。五六年的时间不短了,为何连一个宋教仁故居都没法建好?
     
我们发财了、有钱了、一掷千金的场景随处可见,还有专门为非洲人募捐的慈善机构,为何就没有一个有钱的组织和机构为宋教仁故居募一点捐,修一条平坦的路、 买几张桌椅、写几行宣传文字?是宋教仁不值得我们这样去做,还是另有原因?桃源县宋教仁研究会的人告诉我们说,宋教仁故居早已被列入红色景点。我真的想 笑,有谁见过如此落泊凄凉的红色景点?可是,我笑不出来。我只是不停地嘟哝:我们对不起宋教仁,我们对不起他……
     
在我的心里,宋教仁是真正的先行者,是旷世奇才,是几百年也难遇伟大人物。他短暂的人生有过太多的创造与突破,他的理念与设想,他的奋斗与牺牲,是我们痛 苦无助时可以拿来疗伤的药剂。宋教仁不仅是桃源人的骄傲,常德人的骄傲,也不仅是湖南人的骄傲,他是中国人的骄傲,他于一百多年前殚精竭虑所追求的,是我 们永远的梦想。我不止一次说过,如果六百多万人口的常德需要一张名片的话,那么宋教仁便是唯一的选择。不去说模糊遥远的远古,近代以来,这个地区有谁比宋 教仁更有名、更勇敢、更具远见卓识?可是,我们却选择了遗忘和抛弃。和其他地方一样,常德也好,桃源也好,也到处都是以各种名人命名的馆所、公园、街道, 政府和民间出资改造了不少的故居,可最大的名人宋教仁却被晾在一边无人问津。作为辛亥三元勋之一,宋教仁与孙中山、黄兴的待遇简直是天壤之别。我一直想不 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宋教仁舍身为国家、为民族、为大众,他是损害了谁还是得罪了谁?
     
我热爱宋教仁,崇拜宋教仁,我想在这位伟人的故居收获一点什么,他幼年的经历、他的家族历史、特别是1912年他回到阔别老家多年之后回家探亲那段经历的记录。可惜,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伤心与难受。
     
宋教仁是一个不计个人得失的人,视名利为草芥,对死后哀荣更不会在意。可是,他的灵魂却一直在外面飘荡,天地不仁,竟让他的灵魂找不到一处安放之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Copyright © 2006-2014,http://www.tysjr.c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桃源县宋教仁研究会 备案号:湘ICP备13012399号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主办单位: 桃源县宋教仁研究会 联系方式:tysjryj@163.com
技术支持:常德求实网络

湘公网安备 43072502000250号